文章快速检索    
 
  中国地质 2017, Vol. 44 Issue (6): 1085-1085  
0

引用本文
2017. 中国大荔颅骨或改写人类进化史[J]. 中国地质, 44(6): 1085-1085.  
2017. The discovery of Dali skull probably leads to rewriting of human evolution history[J]. Geology in China, 44(6): 1085-1085. (in Chinese with English abstract).  

中国大荔颅骨或改写人类进化史
文献标志码:A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The discovery of Dali skull probably leads to rewriting of human evolution history

长期以来,人们普遍认为现今的人类拥有共同的祖先。他们大约20万年前在非洲兴起,在过去的12万年离开非洲,散布到世界各地。研究人员发现人类基因大多来自我们祖先所处的非洲族群。这个非洲族群是所有现在人类基因的源头,只有少数基因是通过与尼安德特等人种通婚获得的。大荔人头骨颠覆了人们以往的看法,现代人并非全部是非洲祖先的后裔。

图 1 中国大荔县发现的人头骨

大荔头骨于1978年在中国陕西发现,这具头骨保存极其完整,包含面部和头盖骨。1979年在研究人员第一次描述大荔人头骨时,推断头骨属于直立人头骨,于180万年前来到东南亚,之后在大约14万年前消失。1981年,中国科学院院士吴新智提出,大荔头骨面部许多特征与东亚智人一致,或许智人的起源也受到了东亚直立人的影响。

由于该观点与传统的非洲单一起源模式产生矛盾,遭到了许多研究人员的否定。然而,吴新智院士和得克萨斯农业与机械大学的希拉·阿特雷亚对大荔头骨进行深入研究后发现,大荔头骨与20世纪60年代在摩洛哥伊古德山发现的两具智人头骨很相似,都有着类似于智人的面部,但是头盖骨看上去更加原始。

摩洛哥头骨跟智人完全从非洲起源的观点是不矛盾的。但是阿特雷亚表示大荔人头骨表明人类起源恐怕没有这么简单。阿特雷亚提出两种解释:一是从遗传学的角度讲,非洲古人与欧亚大陆古人没有完全隔绝。少数人的迁徙带来了基因的交流。这使得31.5万年前的摩洛哥智人的遗传特征出现在26万年前的大荔人头骨的身上。二是基因的流动也有可能是多方向的,那么欧洲、非洲显现的一些特征也有可能来自亚洲。即智人的某些遗传特征或许来源于东亚直立人,后来被带入非洲。

作为全球最大的大陆,亚洲在人类进化史上的地位还需要人类学家的进一步研究,但目前所取得化石证据已证明亚洲在人类进化史上的重要作用。